想养一只猫

中山并无狼,色狼住未央。以色饲狼者,色衰身亦亡。

周公少从平阳来,不学无术也有才。一从二令璇衡握,家国焉得两全哉。

想和大家讨论一下李敢击伤卫青,霍去病射杀李敢及武帝鼎湖病甚的时间

首先,李敢击伤卫青的时间

我认为发生在丞相李蔡自杀(元狩五年春三月)之前。理由嘛,就是李蔡自杀这件事本身。【李蔡以丞相坐侵孝景园壖地】——侵占陵园地是个非常便宜的罪名,即李蔡之所以会死,是因为汉武帝打定主意要李蔡死。虽然武帝弄死了好几个丞相,但李蔡是第一个,好像也是有汉以来第一个被问罪处死的丞相(正变中被杀的吕产不算)。万事开头难,杀李蔡不大可能是个轻易的决定。其实,大可按这个罪名罢免李蔡的,然而武帝却硬是把李蔡逼死了,为什么呢?我猜测,李蔡被侄子李敢击伤卫青这件事连累了,大家同意否?

然后,霍去病射杀李敢的时间

我认为发生在元狩五年的冬天,即李敢先击伤卫青,然后霍去病射杀李敢,然后李蔡自杀,这样的顺序

这回我用的是排除法。霍去病是在跟随武帝到甘泉宫狩猎期间射杀李敢的,之后武帝宣称李敢被鹿撞死。鹿春天脱角,新生的角软,所以排除了春天。又查了一下,天子主要秋冬狩猎,春夏,尤其夏天没有大规模的狩猎,所以,又排除了夏天。

于是,只剩冬、秋了。

秋天是雄鹿争夺母鹿的季节,非常有攻击性。另外,元狩五年秋天,武帝似乎确实去了一趟甘泉,依据【上幸鼎湖,病久,已而卒起幸甘泉,道多不治。上怒曰:“纵以我为不复行此道乎?”嗛之。至冬,杨可方受告缗,纵以为此乱民,部吏捕其为可使者。天子闻,使杜式治,以为废格沮事,弃纵市。】

元狩五年武帝大病了一场,但具体时间没查到,根据上面的一段,我觉得武帝是元狩五年夏天病的,秋天病好了,去甘泉会神仙,途中道路颠簸,恨上了义纵,正好转年冬天(元狩六年冬),义纵办事不合武帝的心意,就被武帝杀了。

可是!!我并不认为霍去病是在元狩五年秋天射杀李敢的。首先,从李敢为父报仇来看,是个血性男儿,个性也比较冲动。那么当他闯了祸,连累叔叔李蔡下狱时,肯定要站出来,一人做事一人当啊,然后这件事就得公开处理了。其次,从霍去病为舅报仇来看,似乎也没啥理由等将近一年才发飙。再者,汉时的家族观念重,在李家已经付出李蔡的情况下,于情于理,霍去病不该再追究李敢了。于是,元狩五年的秋天似乎也可以排除了。

那么,只剩元狩五年的冬天了——元狩四年秋或五年冬,李敢击伤卫青;元狩五年冬,霍去病射杀李敢;春李蔡自杀;夏武帝鼎湖病甚。大致这个顺序,大家怎么看?


请求批评指正啊啊啊!!!


想和大家讨论一下汉武帝的心态

漠北之战,汉武帝任用李广为前将军,当时他到底是怎么想的?!越看越费解。

後二岁,大将军、骠骑将军大出击匈奴,【广数自请行。天子以为老,弗许;良久乃许之,以为前将军】。


【数】自请行;【天子以为老,弗许】;【良久】乃许之——即李广请求了好几次,武帝都不答应,又过了很久,才答应。

我实在不能理解,武帝为什么改变了心意?奇迹是怎么发生的?!

之前明明那么坚决不用李广的,难道因为老将军一再要求,武帝就感动了,然后同意了李广?

漠北之战是多么重要,既然武帝已经坚定认为李广年老、数奇了,怎么还可能让他去当前将军?从武帝之后的表现来看——大将军青亦【阴受上诫,以为李广老,数奇,毋令当单于,恐不得所欲】,他显然是后悔答应李广了。


我实在不能理解,这么重要的事,武帝怎么可能从坚决到动摇到后悔,拖泥带水到这种地步,哪位高人可以帮忙解读一下武帝的心态?


匈奴未灭,尚能饭否——给野猪点个赞

看了安史之乱时张巡守城的故事,想给野猪点个赞了。


之前对野猪一直很纠结,理由很简单,如果穿越的话,当然要穿文景昭宣,当然要跳过野猪呀。野猪是这样的一个人,他让所有的人,甚至万里之外的人,都活的很艰难。所以,就算有一万个理由赞美他,似乎凭这一个理由就可以闭嘴了。


然后,知道了张巡守城的故事,设想了一下,假如自己当时在城里,也只能甘心当军粮了,没错,是甘心——即便侥幸苟活,也真是狗活了,何况城破更大的可能是惨死。


狂人日记有关吃人的问题,一直深以为然。但张巡守城的故事,让我忽然意识到,中原某种程度也是一座城,长城围起来的城,长城外是虎视眈眈的胡人,与其被胡人吃了,还不如被自己人吃了。


重新回到吃人的野猪,这头野猪真的吃人,可那又怎么样?匈奴同样吃人,白登山是大吃一顿一次机会,七国之乱第二次......中原的每一次内乱,对他们都是好机会,那么多机会,总有抓住的时候,事实他们后来也抓住了。与其被匈奴吃掉,还不如被野猪吃掉。嗯,匈奴未灭,尚能饭否?

明珠家事

明珠家事”不就是“明朱家事”嘛!乾隆这机灵抖的。可见乾隆是看过全文的。失传的部分肯定被清ZF禁毁了,再也看不到鸟嘤嘤嘤~

反正偶已经坚信红楼梦是悼明之作了。其实也没什么可惜的,虽然很喜欢林妹妹,但并不喜欢仙子似得林妹妹为了个没用的臭男人要死要活的。如果换成一个没用的臭男人为了江山社稷要死要活,还是可以接受的。

万里长征人未还

《长城》里似乎有段秦腔风格的插曲——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渡阴山。


犹豫要不要去看《长城》——五军的色彩,特别是女主的蓝甲,过于目害。


不过,这支插曲真是好!好到让人觉得卫粉和李粉值得为“龙城飞将”的归属争一争。


自己听这支《出塞》时,却意外从“万里长征人未还”一句想到漠北之战没回来的李将军,深深悲切了一下。。。。。。

红楼 红楼

已经陷入《红楼梦》是悼明之作的坑,奈何,奈何。

话说《红楼梦》描写的是座女儿国啊。那么问题来了,作者身为男性,有什么理由摒弃男男女女的大千世界,把视野笔触局限在女儿们的身上呢?

老实说,我不相信会有男人单纯出于对女人的博爱而呕心沥血写一部《红楼梦》。

尤其占据了可观篇幅的王熙凤并不是一个令人爱慕或怜惜或仰慕的女人。

而要抒发对钗、黛的爱慕,诗词歌赋比小说这种题材适合一百倍,作者又分明很擅长。

一部惨痛的败家史倒是值得呕心沥血写成一部小说的,可无法理解为什么要略过男主人,把全副精力用于勾画女眷的遭际。

于是,我不得不怀疑,《红楼梦》的人物,当然主要是女儿啦,影射的是男人。红楼十二钗是明末的十二个君臣——盛世贤臣光明正大入麒麟阁,末世君臣只能化身裙钗隐入小说,《红楼梦》其实是一部性转大片。(惊慌遁走。。。

 

 

由一篇姜钟文引发的感想。

甜姜真是个能折腾的人。像甜姜这种折腾到死的人,如果带着生前的记忆,转世重活一回,能否平心静气,消停下来?这是个有趣的问题。

除了甜姜,又想了一下发罪己诏的野猪,立无字碑的女皇,“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国父,以及正在竞选美帝总统的希拉里。。。精力过剩,不折腾会死的人还挺多的。

折腾其实是人的本性吧。停止折腾比坚持折腾更难吧。这样看来,所有的修身养性都和人性背道相驰。

文:【姜钟】冠盖满京华by @一个纯洁的人 



孤陋寡闻的我才听说《红楼梦》是历史政治小说的说法。

林黛玉影射上吊死的崇祯,薛宝钗影射金/满清,宝玉映射玉玺云云。。。

瞬间木凳狗呆——应该是狗带!——因为觉得此说很有道理!

首先,持此说者曰,如果《红楼梦》是感怀身世之作,作者以女蜗剩的补天石自喻,脸有多大。

首先已经很有说服力了,然后我就有点儿信了,并且很不爽。。。好好一篇怀金悼玉,怎么就成了悼明呢?

求唤醒,求批驳这种歪理邪说。